[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文化 > 清風文苑 > 正文

貧困村里的好廉官

發布時間:2020-02-06 15:13:48來源:永州廉政網編輯:唐雅楠閱讀更多

  “我們村秘書,他不但是個’書法家’、致富’多面手’、廉潔’宣傳員’,他給村里村民辦了不少好事,每年給周圍村里老百姓義務寫送對聯數百副,20多年了不容易, 來宣傳宣傳我們村里的好廉官吧。”年前,筆者接到一個陌生人電話,他說他是夫江仔村民叫楊貴兆。

  經調查核實,楊貴兆說的那名黨員,就是一腳踏三縣區的邊遠山旮旯鄉大慶坪鄉夫江仔村秘書楊吉兆。

  2月4日,筆者翻山越嶺、七彎八拐驅車100余公里,花了兩個小時來到毗鄰廣西百萬大山的永州市零陵區大慶坪鄉夫江仔村采訪。楊吉兆正戴著口罩在村頭一墻上一筆一畫寫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性肺炎疫情標語。

  2月1日,大慶坪鄉紀委在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性肺炎疫情督查宣傳時,他主動義務加入寫宣傳標語行列,已整整連續寫了3天了。

  “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確保人民身體健康。”“科學預防勤洗手, 病毒見你躲著走”。類似這樣標語似乎村頭巷尾到處都可見到。

  “這些大字小字標語全部是黨員楊吉兆自作、自寫而成的。”蔣滿秀老人手持拐杖對記者說。

  楊吉兆酷愛書法有20余年了,去年還被批準加入了零陵區書法家協會會員,20年來他每年堅持免費為群眾寫送春聯,紅白喜事一喊就到,累計義務作、寫、送對聯1萬余幅,但這個只是愛好而已。更讓大伙點贊的是他一心一意帶領群眾如何脫貧致富。

  1963年出生、87年當村秘書、93年入黨的楊吉兆,祖祖輩輩生活在海撥1200米、又是典型喀斯特地貌的夫江仔村,這個村是永州市重點干旱村之一,2015年,該村被列為湖南省精準扶貧村。

  “干旱村首當其沖要解決水的問題。”楊吉兆和區扶貧工作隊長唐國柳等6名工作隊員一道,無數次翻山越嶺步行40多里來到大壩嶺尋找、勘探天然水源源頭,無數次去市、區相關部門水利找領導和專家來現場勘察、設計、規劃、論證、籌資。

  楊吉兆為了盡快讓村民解決“靠天吃飯”和用上自來水,他每天6時起床,跑上找領導、要技術、尋物資、籌資金,跑下進農戶、做工作、上勞力,他在修水渠、埋水管、建水塔期間,晚上將鋪蓋搬到村建設工地義務守物資器材,堅守3個多月不要報酬,為村節省開支9000余元,為解決資金問題他和村支書商量,將自己多年余下的4.5萬元錢先墊付岀來買水管、水泥、河沙,經過兩年多的艱苦奮戰,在水利部門的大力支持下,架埋大口徑PPC管3.9公里,修三面光水渠2.85公里,建大型水塔4座,架埋自來水管道3800多米,2018年7月硬是將近7公里的大壩嶺天然水源通過埋管方式引到了該村各個村民小組,同年底家家戶戶用上自來水,終于該村結束了”靠天吃飯”的歷史。與此同時,他和村支兩委、區扶貧工作隊一道,多方籌資360萬元,修通了全村村組公路7.5公里,實現村村組組通水泥路,另外,多方聯動修通了水口山鎮巖門前村、大慶坪鄉毛評里村鄉村公路6.5公里,為湖廣兩省,一步達三縣區交通不暢及經濟發展夯實了基礎。

  “為了村里村村組組修通水泥路、家家戶戶用上自來水,楊秘書不但吃了苦,還私人招待師傳們的伙食費在8000元以上,他確實以身作則,廉潔奉公。”村支書熊新柏說。

  “貧困村必須帶領群眾脫貧致富。”楊吉兆是這說的也是這么干的。2014年他在山岰里建了一個千多平米的養豬場,由于開始不懂技術,當年他養的50多頭母豬因發生急性丹毒死亡損失30多萬元,之后他自岀費用4200多元,帶領兩名養殖貧困戶到省科所學習“充電”,回來在大山深處辦起首個土雞養殖養,當年底兩戶貧困戶岀籠土雞1200多只,收入12萬多元。2015年他又幫助3戶貧困戶租賃、開墾44畝荒田、荒土,種植水稻、玉米、紅薯、羅漢果,不但解決了養雞養豬的飼料問題,豬、雞、羅漢果增收入30萬元。2016年以來他手把手的幫助本村楊成承等5戶貧困戶通過養殖養豬、養土雞脫貧。在他的帶動幫助下,2019年底,夫江仔村涌現養牛、養羊、養豬、養雞大戶41戶,種植大戶8戶,外出經商大戶29戶,農民收入已達2萬元,與4年前比增長4倍。

  “過去我們夫江仔,有人潮笑是枯江仔,現在我們村水泥公路修到了家門口,路燈架到家門口,自來水通到了家家戶戶,如今可以自豪地說夫江仔已變成福江仔了,這一切廉潔村官楊吉兆立下了汗馬功勞。”村民楊孝生深有體會說。

  即將結束采訪時,楊吉兆手機響起,大慶坪鄉黨委辦公室打來一個電話,他又被鄉黨委評為2019年度全鄉“優秀共產黨員。”

  望著楊吉兆堆滿笑容的臉頰上,也透露岀他的憂愁。自從老楊當上村干部以來,人痩了,面黑了,吃了多少苦、幫助了多少村里群眾,村民心里最清楚。如今,壓力最大的是,全村95%以上的農戶都建了新房或在城里購了新房,可他們家還住在40年前建的泥瓦房里,他小孩一直在埋怨他。

  “如果不當村干部也許早在城里買新房了,蠢直蠢直。”

  “當村干部是吃虧的, 你不當我不當誰來當,誰叫我是共產黨員呢。”妻子楊祝英帶著埋怨的心態與楊吉兆舌劍唇槍起來。(廖彬森 陳斌 楊萬里)

  

 

  

1800人齐中彩票头奖 那种理财平台比较靠谱 海南人玩的麻将 新11选5 20选5 广西福彩21选5走势图 3d字谜图谜汇总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足球滚球比分直播 快速赛车 山东体育*11选5 皇冠比分39 大赢家比分足球比分即是比分直播 今晚6十1开奖直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客服 棒球比分几比几声 体育彩票快速赛车